牛弘配资

logo

县区 县区> 灌南县

灌南新集小千张 撬动富民大产业

【连网】 (夏丹华)“左一层,右一层,叠成方块千千层。”千张又叫千层。来灌南旅游过的人,都会说灌南的手工豆腐最好吃,而千张就要数新集的千张最好吃了。新集的千张薄、软、香,薄如纸,色微黄,口感细腻,柔韧耐嚼,主要以徐老庄村、大前村、新集村为代表。有千张裹油条、香椿拌千张、青椒炒千张、鸡汤煮千张等多种做法,也是爱吃火锅的人必点配菜之一。

在新集,常常听到“新集千张冠淮海,大前百叶冠新集”这句乡谚。新集千张已有100多年的历史,在清朝末期新集镇当地居民就有一套完整的千张制作工艺,经过不断的发展,在当地形成了较大的千张制作规模,出现了以新集镇大前村吴海兵为代表的上百户千张制作家庭,后逐渐流传到全县所有乡镇,为当地经济发展做出不少贡献。说起大前的千张,特别是吴氏千张,世代传承,淮海名扬,如今已列入灌南县非物质遗产名录。

相传,吴承恩打算来安东县长乐古镇祖居地走亲访友,于是乘船北上。一日清晨,船行至大新集旁,突然狂风大作,官河浪涌,只好泊舟上岸。他和仆人来到集市中,闻到了阵阵香味,顿觉饥饿难耐,便寻味到油条摊前。乡下人不识,也就不必斯文。他用千张裹着油条,豆香味夹杂油香,顿时胃口大开,吃得满嘴生津,又与铺主相叙,两人竟是“华宗”,辞行之际,依依不舍,便诗兴大发,吟诵《大新集阻风》:“梦醒归州又一湾,饥肠催橹北风艰;搴帘不识吴家铺,何裹千张热泪潸。”从此,大前吴氏千张便因吴承恩的诗句而闻名于淮海之间。

牛弘配资循着豆香味儿,笔者来到大前村一简陋的农家小院,收拾得干净有序。来到院内,农家人吴海兵将已经去杂的本地上好黄豆用井水浸泡完,利索地将它们放进碾碎机以后,经过分离处理,豆渣和豆浆就自然分开,乳白色的豆浆,散发着清香的气息。在这个时候,本村养羊的农户来到了吴海兵家中,将豆渣花了10块钱买回去喂羊。据了解,豆渣还可以作为肥料,也可以做成美食,同样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和纤维素。吴海兵制作千张的手艺,是从父辈那时候传承下来的。“手工千张这个手艺,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,我很想把手艺传承下去,只是担心现在的年轻人吃不了这个苦。”吴海兵无奈地说。

磨好的豆浆首先要放进土锅灶里用木材烧煮,一旦豆浆锅沸腾了,就赶紧将熟豆浆起锅,倒进特制的大水缸里。这个时候的豆浆最美味,抿上一口,回味无穷,喜欢吃甜食的人,可以在豆浆里加上一些白糖。做千张时,先将调好的卤水搅拌均匀,细细地注入熟豆浆当中,不到10秒钟,这些豆浆就迅速分成了水和豆腐脑。吴海兵的妻子用勺子舀出一大碗,放上酱油、辣椒酱、捣碎的花生、香菜和麻油,端给笔者。豆腐脑吃起来嫩滑无比、鲜爽可口,那香气直沁心脾,一碗吃完了还意犹未尽。这个时候的豆腐脑如果直接放入豆腐包中压实,就变成美味的灌南豆腐了,而要想制作成千张,还需要更多的工序。

来到同村的陈亚中家,只见他的妻子吴春燕用搅拌机将豆腐脑搅碎,在千张模子中将干净的白色纱布展开后,铺在千张模子的底部,一勺一勺慢慢浇,一层豆腐脑儿,一层千张布,如此反复,等装满了一盒子,用板子盖好、压实,然后用千斤顶压掉多余的水分。经过几个小时后,千张就做好了,然后将做好的千张从纱布中一页一页理出来。而这样的工作,往往要从中午11点开始,一直做到晚上11点。“我们家一天要做100多公斤的豆子,冬天因为吃火锅的人比较多,能做到200公斤,基本都是批发,一斤5.5元,一天能卖到1000多块钱,这几年千张生意做得不错,在县城也给儿子买了房子,日子也越来越美了。”陈亚中自豪地说。

新集村的于凤军做了20多年的纯手工千张,每天都是凌晨三点多起床把豆子放在缸内泡好,然后将纱布清洗干净晾好,以备第二天再用。这样重复的日子一年要做362天,除了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基本不休息。而像于凤军这样勤劳淳朴的农家人还有很多,他们用日复一日的劳作,为舌尖上的灌南增添了一份属于自己的色彩,也收获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。

因为新集的千张都是纯手工做的,水分少,深受顾客的喜爱。“我每次从苏州打工回来,一定要到老陈家来买点。走的时候还要再来买点带着,别的地方吃不到这样的味道。”大前村的周乃法笑着说。“我们家那边的邻居,一听说我来大前村,就叫我一定要带千张回去给他们,他们就喜欢这边的千张。”吴海霞说。随着很多在外工作的人对手工千张的情有独钟,农家人开始通过网上销售,下单后,将千张邮寄过去。“我做好的千张一般到灌南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卖。下一步,我想开一个网店,线上线下同时销售,让更多在外的灌南人能吃到我们新集千张。”吴海兵满怀期待地说。

新集镇相关负责人告诉笔者,下一步,该镇计划将大前村、徐老庄村、新集村为主的家庭作坊集中到一起加工,同时增加畜禽养殖、优质黄豆等配套产业,形成环保无公害的循环经济产业系统,不仅可以壮大集体收入,又增加了农户收入。

相关期货配资